草乙吉

杂食动物233,BG,BL,GL均可。
主食凹凸雷凯,安艾,瑞金

有时间试图码万字凯柠凯
(欢声笑语中打出GG)(இωஇ )

[小绿和小蓝] 永灰 遗忘

①Cp永灰,请勿ky。
②热烈庆祝绿蓝动画化!!!
③是糖?
永乐走出硕大的机器,发现自己正身处伯伦希尔公司的实验室,但他并不记得自己为何来到这里,墙上的便签告诉他刚刚接受了部分记忆消除,日期是7天前。
永乐取下便签仔细端详确认是自己的笔迹,之前做过耗时最长的记忆消除实验用了三天,是要让新生的囚犯忘记自己长达三十年的牢狱之灾。自己是为了忘记什么,竟花了这么长时间?
不过,既然过去的自己选择这段消除记忆,也没有必要去重新想起。
永乐看了一眼挂钟,已经临近深夜12点,通往地面的电梯也应该关闭了,干脆在实验室将就着过了一夜。
公司一到上班时间,永乐就乘坐电梯去停车场开车回家,一路上的风景还是熟悉的模样,看来记忆消除并没有对他的日常生活造成太大的不便,他暗中吁了口气,可在等红灯时总是时不时瞟向副驾驶,尽管那里空空如也。
永乐有些头疼,他不得不去强迫自己忍住不看向哪边,生怕碰倒记忆链条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。
回到家后,永乐只想洗个热水澡,再好好睡上一觉。七天的记忆消除,毕竟会给身体带来不小的负担,疲倦感席卷了全身。
书桌上的备忘录提醒他已经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长假,暂时可以歇下来去帮派那边看看。
永乐刚躺下,很快就沉沉睡去。
梦境中,似乎有一个人,站在彼岸花海的尽头,冲他挥手,他的意识告诉自己要远离他。身体却忍不住动起来,先是缓步走近,接着步速越来越快,几乎开始奔跑,可两人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,甚至那人开始逐渐变小,直至变成一个点,消失在视野中。
永乐睁开眼睛,早已是大汗淋漓,看向床头的闹钟直指早上七点。
永乐清楚自己是个极自律的人,整点睡觉,整天起床,根本不需要闹钟。
是为谁准备的?
那个人应该很爱睡懒觉,但似乎总是被自己强行拖出被窝。
快停下来!心中的声音喝止住他的胡思乱想。
他为自己做了早餐一份牛排,他拼命遏制住自己去拿第二份牛排的冲动。
可回过神来,手中不知道何时多出一杯温热的巧克力奶。
他不喜欢喝任何甜腻的东西,他似乎还经常笑话某人口味怎么像小孩子一样。
那人是谁?
永乐倒掉巧克力奶,注视着他一点点在水槽里消失殆尽,连同脑中的多余想法,一起清除掉。
永乐手捧一杯咖啡,想要重新认识自己的居所,很快,阁楼里的一架钢琴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印象中自己应该是不会弹琴的,他看向自己宽厚又满是茧的手掌,但抱着侥幸心理,他坐上琴凳调节高度后,装模作样地将双手轻放在琴键上。因为肌肉记忆大概不会受到影响,永乐想着或许手指会自然而然的动起来也说不定。
“轰!!!”钢琴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,然后是久久的平静。
“我果然不会弹。”永乐无奈的扯出一丝苦笑。
本应坐在钢琴前的人一定有一双好看的手,手指修长白净,指尖在钢琴上如同蝴蝶般翩翩起舞,有时偶尔还会跟着曲调哼起来,声音不算好听,却很干净,永乐愿意一直,一直听下去。
永乐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抑制住头脑的幻想,他起身缓步离开。
明天找人把钢琴卖了吧,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用处。
永乐有点想逃离这个家,因为有太多太多令自己浮想联翩的事情存在于此,他从衣柜中拿出白大褂,跟一维约定好地方见面,就匆匆出了门。
约定地方是一家餐厅,一维见到他后明显不想多说什么,只顾埋头吃着面前的香草冰淇淋,永乐一时也找不出话题来。
“医生,我真没想到你还会回来。”
“我难道不该回来?”说着挤出很难看的微笑。
“不会笑的话就别勉强自己。”
永乐早就意识到,失去部分记忆后,微笑都成了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。
好在冷血的杀手不需要对任何人报以微笑。
可他不一样,他享受杀戮的过程,在进行任务时嘴角总会勾起,欣赏他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惊恐而又无助的神情。
“医生?”一维看永乐凝神的模样,不禁问出声。
“我没事。”永乐再度切断思绪。
“所以你是又去做了记忆消除的手术?”
“是的。”永乐暂时不想去深究那个“又”字。
“……”一维低下头沉默一会儿,似乎在试图组织语言继续对话,“医生,你还记得被安排做善后工作吗?”
“这个…好像没印象了。”
善后工作主要是和尸体打交道,虽然尸体远不如活人有趣,但本质是一样的。
“没关系,我被安排做这种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,我现在至少得找个容身之所。”
然而永乐被带到现场后就有点后悔,临时存放尸体间里恶气熏天,地面上尸水横流,几具尸体已经高度腐烂,绿头苍蝇密密麻麻布满全身。
永乐皱起眉头。
“就没有其他人来处理?”
“那个…”几个看上去像刚入伙的小喽啰支支吾吾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永乐戴上厚厚的手套,直接将尸体塞进裹尸袋中,吩咐他们几个直接送到海边扔掉。小喽啰们自然是一哄而散。
尸体的状况让永乐大为光火,在他的眼中,人类的躯体和器官是无价的艺术品,绝不能放任这种美丽的东西变质腐坏,而是应当永久存于人世。
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径直打开柜子后的暗门,里面陈设的都是各种各样的人体标本。
永乐明白其中的绝大部分作品应该都是出自他之手,可有几个标本明显有瑕疵,却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。
是哪个笨蛋送来时不小心弄坏的吧。
“✿医生,这对手脚就当做是我给你的礼物啦。✿”
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响在他的耳边。
他向手术台上望去,有一个未完成的标本,洁白而又修长的手指,是他想象中在琴键上翻飞的手。旁边盛有福尔马林浴液的罐子中,灰色的眼球沉沉浮浮。
是的,现场的惨烈程度让永乐只收集了这点他的碎片。
“小少爷。”
最终,还是想起来了。
他叫灰羽,是他的爱人。

[凹凸世界] 安艾 归来

①CP安艾,请勿KY。
②贵族paro没想到我会填吧hhh
③24岁安x18岁艾
④HE!
“安迷修阁下,您已完成骑士学校的所有课程,恭喜您从我院毕业,我将为您颁发骑士勋章。”
白发苍苍的院长走到安迷修面前,笑容满面。
安迷修是从学院建成以来,最快毕业的学生,七八年的课程,他仅仅用了六年就全部完成。每科成绩都稳居第一,今天他将从这里毕业,取得正式骑士资格,然后回到艾比身边。
安迷修身着骑士服,单膝跪地,右臂屈放放于胸前,微微俯下身向院长致意后,准备接过勋章。
“慢着!”
突然有人叫停仪式,短暂的沉默后,人群中一阵惊呼。
“布伦达殿下,是布伦达殿下…”
布伦达?当今的三皇子,他怎么会来?
身披皇袍的布伦达走到安迷修身边,目光交汇的那一刻,安迷修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。
雷狮?!
“安迷修,皇族鉴于你的优秀表现,将破格提升为皇家骑士。”雷狮把一个天鹅绒缎面的小盒子,交到身边部下手中,再经由部下转交给安迷修。
那部下毕恭毕敬地替安迷修打开盖子,华丽的勋章令人眼前一亮,红蓝宝石交相辉映,纯金的材质让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爆发出一阵欢呼。
“收下它吧,安迷修,这是皇族的意思。”
安迷修在呐喊声中缓缓伸出手,最终却僵在半空中停住了。
“对不起,皇子殿下。”安迷修的声音很轻,却足以让所有人听见,空气突然安静。
“恕在下无能,实在无法担此重任,请殿下另请高明。”说着便转身离去。
“这…”部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“随他去吧。”雷狮挥挥手,他对此并没有表示过多的意外。
晚些时候,雷狮在训练场找到正在练习挥剑的安迷修。
“呦~明明都已经取得了正式骑士资格,却还在拼命练习,你还真是精神可嘉呀安迷修。
“雷狮…”安迷修停止动作,右手执剑与雷狮面对面站立,“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关于你真实身份的事情?”
“我可没有想过要隐瞒,是你没问我。”
雷狮是骑士学校的旁听‘生,虽然每周只来上一次课,但论实力,安迷修与雷狮交过手,知道他与自己不相上下。
“还有,为什么要选我进入皇家骑士团?”
“我说过这是皇族的旨意,又不是我的。”雷狮耸耸肩,“那群老古董可只会看成绩选人。”
“安迷修,我知道你这些年来那么努力都是为了你家那位小姐。可是你有真正考虑过吗?你和她的未来。”
“……”
安迷修心里清楚,自己与艾比的阶级鸿沟无法逾越,骑士对于公主的感情,就算有,也是卑微的。而他却靠着这份卑微的感情一直走到现在,他简直不敢去想自己是有多么廉价。
“所以就算你回去了又能怎样?顶多守着她一辈子,又有什么用呢?难道你觉得这样就足够了?啧啧,还不如加入皇家骑士团,待遇可比贵族差不了多少。”
“…不行,我还是…想回到她身边。”
“随便你,但我得把东西给你。”
雷狮从口袋中掏出一个亮晶晶的东西,随意地扔给安迷修。
安迷修接住一看,是皇家骑士团的勋章。
“这么重要的东西,你居然!"
“形式什么的都是虚设,都是做给别人看的,东西才是重点。虽然你还没加入皇骑团,但先把勋章收着。这样一来,我也好回去交差。”
“谢…”
安迷修的谢字还没说出口就又被雷狮憋了回去。
“行了,你该回去收拾收拾,我也得回去说明你的情况。”
末了,雷狮又补了一句。
“如果你以后进入了皇骑团,我也并不指望你能帮我什么,等到时机一成熟,我就会离开这里,远走高飞。”他抬起头,望向天际,彩霞晕染了两人分头离去的身影。
“喂,老姐,你听说了吗?安哥因为成绩优异,被皇骑团破格收入了!”
“哼!那他就待在王城了吧,大骗子,明明说好会回来的!”
“姐,你先听我把话说完。”埃米一脸无奈,安抚正在蓄力中的艾比,“安哥他放弃了资格,应该最近就能回来。
“啊?他放弃了?!”
艾比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高兴,嘴上却换了一种态度。
“他是笨蛋吗?成为皇家骑士可是无上荣耀,也算是为我们家族争光,怎么就放弃资格回来了?”
“老姐啊,你到底是要人家安哥回来还是要他留在王城。”埃米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“总之,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呆头骑士。"
应该…马上就能见到他了吧(。>∀
“小姐,老爷和夫人回来了。”作为女仆的安莉洁上楼通知两位,“最好下去迎接一下。”
“爸,妈?他们怎么会突然回来?”
“唉呀,老姐,安哥不是要回来了吗?他们回来肯定是为了这个。”
“但愿如此。”艾比起身下楼,却远没有刚才那么高兴。
“艾比,这次我们回来,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。”
“什么事?”艾比阴沉着脸,语气陡然冷然下来。
“你已经成年了,是时候该考虑婚事。”父亲郑重道,母亲则一脸兴高采烈。
“艾比,你还记得城里的伯爵先生吗?他可是从你小的时候就盼望你成为他的儿媳妇,我们商议就明天上门拜访,尽快把婚期定下来。”
“好的,母亲。”
“真不愧是爸妈的好女儿。”母亲将艾比抱在怀里亲了又亲,父亲也是一脸慈爱望向她。
“爸,妈,这…”
“埃米你是男孩子,晚几年再考虑也没关系的。”
“……”
第二天的拜访,父母们在进行一番简单的寒喧后,很快进入正题。艾比抬头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金发少年,对方也是一直低头不语。伯爵先生讲了几个并不好笑的笑话试图活跃气氛,但并没有什么效果。
“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伯爵只好强行让儿子开口。
一时间,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少年身上,就连银发管家也停止手中的工作盯着他,众目睽睽之下,他挤出一句话。
“我愿意…娶…这位小姐…为妻…”
顿时,双方家长都站起来拍手叫好,艾比脸上波澜不惊,只是点点头。
婚期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订在下个星期。
回去的路上,艾比始终望向马车窗外,托着脸什么也不说。
“艾比,你觉得伯爵叔叔家的儿子怎么样啊?”
“很好,母亲大人。”
“年轻人就是害羞了点,看上去人品大概不错,适合做我们的女婿。”
“……”
“对了,艾比,你不是一直很想安迷修吗?”
“嗯?”艾比这才把目光投回车内。
“他大概四天后就能到家,当他得知你的喜讯,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。”
他会…开心吗?
晚上临睡前,艾比翻出小时候安迷修给她读过的童话故事,逐字逐句地去寻找骑士的踪影,但自从公主和王子在一起后,骑士就消失了,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。
一滴泪水悄然从脸上滑过,滴在书页上。
“姐。”埃米站在艾比身后,低低唤她。
“埃米…这是没办法的事情。”艾比几乎哽咽,就像所有童话中的既定结局,公主只会和那个对她所谓一见钟情的王子在一起,骑士只会被人遗忘在角落,即使公主有多么在乎他。”艾比终于忍不住,把头埋进臂弯里小声啜泣起来,这一次,没有骑士在她身边。
在婚礼的前一天,安迷修回来了,一路上风尘仆仆,换了件干净些的白衬衫后,两人才见了面。
“这么不见,艾比小姐您长高了不少啊。”挂着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。
在艾比看来,六年过去,安迷修的容貌没有大变,只是更加成熟,身板也硬朗了些。
变得更像一个合格的骑士。
她只是无言伫立着。
“安迷修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母亲这几天异常兴奋,也失去了贵族夫人应有的端庄模样。
要说出来了…
“什么事?夫人?”
“我们家的艾比明天就要结婚啦,到时候还要你以骑士的身份一路护送她哦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安迷修说这话的时候,正好背对着艾比,她没能第一时间捕捉到安迷修的表情,“那要祝贺艾比小姐了。”他转过脸又笑了笑,但艾比觉察出来他笑得很勉强。
为什么…为什么还要露那种表情?
既然明知是不可能的事情,就不要给我留任何希望了啊…
还想…还想再试一试…
晚上,安迷修上楼进入自己的房间,床边却坐着穿戴的艾比。
“艾比小姐,您怎么在这?快点睡觉去了,明天…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做吗?”
“安迷修!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不需要你来哄我睡觉,我既然在这里,就是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安迷修怔了怔。
“艾比小姐请讲。”
“我想让你带我离开这里。”
“!!!”
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,就请回到王城做你的皇家骑士,并且最好以后都不要来打扰我。如果你愿意的话…”艾比紧捏自己的裙摆,“就请…请亲吻我。”
说完艾比就闭上眼睛。
她能感觉到安迷修迟疑了一会,接着是他走向自己的脚步声,蹲下身子衣服的摩擦声,突然有一只宽厚的大手盖在她的唇上,随之而来的,是轻拂在她脸上的温热气息。
安迷修隔着自己的手亲吻了艾比。
“果然还是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夺走艾比小姐您的初吻不太好。”安迷修又摸摸艾比的头,转身收拾行李去了。
骑士是应该达成他的小公主的任何要求的。
“艾比小姐,您真的想好了?如果您这么一走,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贵族小姐。”
安迷修在上马车前,最后问了她一句。
“那当然。”艾比这几天来第一次笑了,我才不要做什么贵族小姐,我只想做你的骑士夫人。”
安迷修羞赧地笑笑,拎上最后的一点行李赶往王城。
第二天清早,安迷修就重新穿上骑士服,別上皇骑士徽章,找到雷狮。
“算你小子有眼力见,还是回来了。”
“雷狮,我决定加入皇骑团,只是…”安迷修紧紧牵住身后艾比的手,“我要效忠的,除了皇族,还有我的骑士夫人。

@八角ing
找这个小可爱约的头像稿哇,画风超级好看的说√
请约爆TA!!!

[格林童话]雷凯 猎人先生与小红帽

@雷凯疯魔七十分 我怕不是第一篇吧hhhh
①    cp雷凯,请勿ky!

②    猎人雷x狼化小红帽凯

③    我流ooc注意!

④    血腥情节注意!

清晨的山谷总是那么静谧,一缕炊烟袅袅从小木屋中升起。

雷狮取下墙上的猎枪,挂在一边的鹿头怒目圆睁。他饶有兴致地赏玩一番战利品,然后慢悠悠取下麂皮大衣,披在身上出了门。

初春时节,森林中的动物纷纷出来活动,尽力享受大自然所馈赠的阳光,空气,水。一截乌黑的枪管从草丛中探出,瞄准一只扑腾的野兔。

“嘭!”

枪声响起,惊起一林飞鸟。

雷狮走上前,拎起脑门上还在汩汩流血的野兔,只身走进密林的深处,今天的猎物可不止如此。

越往深处走,空气中的甜腥味就越来越重,大概是某种大型猎物正在觅食。

同时,这也意味着可能会有意外收获。他的眼神热烈起来,想要捕猎的强烈欲望几乎让他热血沸腾。

循着血腥味,雷狮走到一间从未来过的林中小屋,外墙的一角有猩红的液体渗出。她打开木门,一位老妇人的尸体倒在玄关处,五脏六腑被掏空,身边嗡嗡的飞着一群绿头苍蝇。

雷狮踢了踢僵硬冰冷的尸体,径直走进里屋。

大概是不幸的独居老人被野兽袭击?虽然他不是强盗,但顺便拿走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也没多大关系。

雷狮从架子上挑选着物品,一旁的橱柜中突然发出悉悉窣窣的声音。

他立即端起猎枪对准橱柜,柜门却从内向外打开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女孩。

双方愣愣对视一会儿。

“啊!”小女孩发出尖叫。“猎人叔叔,不要杀我。”

“……”雷狮皱了皱眉头。

小孩?真是麻烦的生物。雷狮细细打量她一番,身形瘦小,粗布衣服并不合身,头上包着的白手帕,已被染成血色。

“是大灰狼!大灰狼吃了我的外婆…”她几乎就要哭出声来。

“哦。”他放下猎枪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凯莉。”

“好,东西我就不拿走了。”雷狮背转过身,准备离开,“你就好自为之。”

雷狮还没走远几步,就感觉背后有一双怯生生的眼睛。

啧,麻烦的小丫头。

“出来吧,跟我回去。”

凯莉飞快从树后跑出来,紧紧牵住雷狮的衣角,生怕他下一秒改变主意。

今天的意外收获:一个小女孩。

“小红帽。”雷狮总是这样叫她,极少叫她的本名。

雷狮往往出门打猎,将凯莉一个人留在家里,凯莉却总是趁他不在跑出门。

“你要是这么想跑到森林里去喂野兽,我当初就不该带你回来!”

雷狮动了怒,将她痛斥一顿,关在小黑屋里,并且告诉她自己不会给她送任何吃的。本来想着这次她吃点苦头,大概会安分一点,半个小时后再度开门,凯莉已经破坏屋子逃了出去。

雷狮守在屋外等她一夜,恍惚中,雷狮看见凯莉走来,头上好像多了什么东西,身后似乎也有什么在挥动。她走进他身边,在耳旁低语几句,带着温热的气息和隐约的血腥味。然后他就记不真切了。

第二天醒来,雷狮发现自己睡在房内,他讶异于凯莉一个小丫头是如何搬动他到床上,他下床来到厨房,凯莉正踩着小板凳在灶台边做饭。

“对不起。”凯莉盯着锅中的肉排,熟练地翻面,一阵滋滋作响。

“肉?哪来的?”雷狮最近都没能打到猎物。

“我去打猎了。”

“打猎?就凭你?”雷师发出一声嗤笑,他并不认为这种词能由凯莉说出口,“从哪里捡来的动物尸体吧。”

凯莉不再言语,将肉排端到桌上。

雷狮注意到她唇边有一抹淡淡的血痕,觉出不对劲。他意识到自己在驯驭一头小兽,而她现在正渐渐不受自己控制。

雷狮开始随身携带猎枪,是为凯莉准备的,一旦她有什么不良企图,自己大可以一枪崩了她,绝不会心慈手软!

凯莉也注意到雷狮与她刻意保持距离,并不点破,后来也规矩不少,不在偷跑出门。雷师看向她的神情日趋复杂,日子一天天过去。

春消夏至,秋去冬来,四季轮回。又是一年初春,凯莉的个子长高不少,不用再踩着板凳给雷狮做饭。看着已有自己齐胸高的凯莉,雷狮的嘴角不经意间上扬几度。
像往常一样,雷狮出门打猎,走在回家的小路上,在树林中掠过的灰色尖耳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狼!
雷狮已经很久没能遇到如此有挑战性的猎物,他想都没想就拔腿追赶。
猎物似乎感应到雷狮的存在,也加快速度奔跑,来到一片开阔地,雷狮才看清那不是什么大灰狼,而是有着狼耳的小红帽。
凯莉一边奔跑,一边转头看向身后。当她看见将枪口对准自己的雷狮,停住了脚步。
“猎人先生?”
雷狮没有放下手中的枪,继续向她靠近。
“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”语气冷静得吓人。
“…”
“说!”雷狮拉开保险栓,食指松松搭在扳机上,摆出要射击的架势。
“别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嘛,猎人先生。”凯莉丝毫不惧,摇晃着大尾巴靠近雷狮。
枪口无端颤抖起来。
“哎呀,真没想到被发现了。本来还想再瞒一段时间的。”
“……”雷狮始终没能扣动板机。
“那个老太婆才不是我的外婆呢,她就是一个女巫。”
“女巫?!”雷狮的眸子闪了一下。
“我被她从小豢养,就是为了变成现在这幅样子。”凯莉揉了揉自己头上的耳朵,“是的,最后成功了,狼化后我就杀了她。”她笑了,口中的白牙闪着森森寒气。
“我正准备找点东西处理尸体,然后你就来了。”
“那我来的还真是不巧。”
“我干脆就隐藏起狼化的特征,在你面前装可怜,好暂时找到个容身之所。”凯莉的脑门已经撞上枪管。
“现在我的身体里流着一半狼的血,大概是天性使然,捕猎的欲望越来越强,所以我才会偷跑到森林里捕杀小动物。”
凯莉用手,不,是爪子握住枪管。
“猎人先生,我们不如达成一个协议,我暂时先把这条性命押在你这,不满意的话你随时可以毙了我。 ”
“…行,说来听听。”
“其实,我们都一样 。我清楚你虽然为人,骨子里就刻着杀戮的天性,作为猎人,你早已不满足了,对吧?不妨真真正正的‘猎’一次人。”
“你是说…最近的猎巫令?”
“现在猎巫人这个职业可是大火啊,猎杀女巫可比猎杀动物有趣多了,不是吗?”
“有点意思。”雷狮放下手中的猎枪,微一点头算是应允。
“我可以利用我狼化人的身份找出女巫,我一定要狠狠报复这群改造我的人。”
“可是你明明不讨厌,这幅身体可比羸弱的人类女孩躯体要好上太多。”
“猎人先生,这你就不懂了,总得找个理由才好大开杀戒吧。”凯莉俏皮的眨眨眼睛,“先说好,我看上的猎物可不会轻易让给你呦~”
“哼,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抢过来了。”
夕阳如血,两人已收拾好行李。猎人先生与狼化小红帽即将踏入新的捕猎场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

中考加端午一共放六天假!!!

我想码字orz

iovjhihewgvjwohvbieu

www最近沉迷于干女儿罂
是甜食魔女(废宅萝莉)!
(自己写的人设,别人起的名字)
还有官配干儿子洛威
(是魔女集会paro  甜食魔女x收养的狼人小孩 )
我脑了一堆他们的故事QAQ
(明明还有一堆坑没填)
凉凉~
(有时间po设定哈)

屠皇杰克x路痴医生

杰克:(目送律师上天)还剩下艾米丽一个人吗?只剩下一台密码机没开了,她应该能找到。

(大门亮灯,电闸可开启)

杰克:好了,去大门接她一下。(哼着小曲去大门)

杰克:(靠着大门,左等右等)怎么还没来,都过了二十多分钟了。

杰克:(走进庄园,寻找医生)

医生:(根据心跳预警与杰克汇合)先生,我找不到大门了QAQ。

杰克:(温柔)过来抱抱,我带你去大门。

医生:好。(委屈巴巴挨打,然后被抱起)

杰克:(抱到大门放下,看她开门)夫人,下次要是别的监管者,找不到门记得沿墙走。(摸摸头)

再不行就躲柜子里,我会悄悄过来翻柜子接你回去♥

ps:找不到路什么的就是我的日常233


皮皇医生x新手杰克

#是我流ooc注意!

杰克:555~艾米丽,我被律师拿板子砸了QAQ

医生:。。。好吧,我给你治疗。

(绑绷带ing~)

(过了一会儿)

医生:(躲柜子ing~)

杰克:(追捕空军,逐渐靠近医生躲的柜子)

空军:嘣!(开枪命中)

杰克:(懵)又挨了一梭子。。。

医生:(走出柜子,满脸黑线)

杰克:(看见天使的神情)QAQ我又吃枪子了夫人。

医生:(无奈脸)下次追人用雾隐,用雾隐啊!笨蛋!


wwww艾米丽,我的天使,我的良药!!!
她怎么这么可爱QAQ
别推了,要脸。。。。。